重整河山待泡生

十分杂食

【叶王】王杰希的秘密(小甜饼一发完)

一直说有敏感词然后找了个处理器结果把老王名字给我和谐了……结果最后一段一段试发现问题出在有个杰西dada……

大概就是叶俗套撩王的一个小故事。
部分设定时间线可能和原文有小出入。
以下正文。


王杰希有个秘密,他能预知自己的未来。

所以第一次有人叫他王神棍的时候他很震惊,想了一晚上也没想通到底是怎么走漏了风声。后来他才发现那人只是在开玩笑。

说是预知未来,其实王杰希完全处在被 动状态且这个功能也不是随时都能用的——每年的年初他都会做一个梦,梦里有个骑着扫把的小魔仙给他一张符咒一样的纸,纸上记录着这一年的哪一天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一年只有一次,内容包含生活的各个方面,但每次都很灵验,从来没有过失误。
比如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纸上写着「五月四日,得一至亲」,当天他妈妈就给他生了一个粉粉 嫩嫩的妹妹。
比如初二的时候,纸上写着「十月二十日,被人表白」,然后那天他收到了人生中第一封情书。
再比如高二的那年,纸上写着「三月十七日,踏入新征程」,果不其然,就在那一天他进入了微草的青训营。
每年一次,从不间断。王杰希也习惯了每年年初在新的日历上圈起一个特别的日子,然后等待着那天的降临。

第二赛季,四月某一天,微草主场对嘉世,没出道的王杰希赛前来到选手通道里给战队的前辈们加油,队首的林杰微笑着摸了摸彼时还未长成的魔术师的脑袋,转身带队走向场内先向观众致敬。

王杰希看着林杰的背影,虽然林杰从没有明说但王杰希隐隐对他接下来的打算有一些小小的猜测,心中不免有些紧张和怅然,就那么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突然间一只手就伸了过来,不算温柔的揉了揉他的脑袋,王杰希回过神来,目光转向那只手的主人,带着少许的不解。

那人手已经收了回去,插在兜里,嘴里叼着根没点燃的烟,见他看过来,笑眯眯的开了口:“怎么?都是前辈,他能摸 我不能啊?”

王杰希一颗十几年来静如止水的少男心突然就加了速,脑子里浮现出出门看日期时日历上的那个圈——今日,遇命定之人。


后来王杰希才意识到那人就是叶秋,传说中的斗神一叶之秋的操 控者——当然好几年以后他发现他其实叫叶修。



第三赛季进行到一半,第一季全明星开始了,恰巧赶上新的一年的开始,王杰希十分准时的又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小魔仙依旧骑着扫把飞来飞去,但他总觉得这次小魔仙飞走之前看他的眼神和以往不太一样,似乎……多了一点怜悯?

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 他这么想着打开手中的纸,然后毫无预兆的醒了。

纸上写的是「一月五日,最大落差」。

天马行空的魔术师很快就明白了这个最大落差是什么意思。
这预言也实现的太快了,接下来又要等一年了——被一叶之秋打 爆时,王杰希这么想着。

比赛结束后,王杰希和众人打了招呼准备独自走回去。走出场馆才发现外面下了不小的雪,他没带伞,但选手们下榻的酒店只要十分钟的路程,犹豫了一下,王杰希紧了紧自己的薄风衣,还是决定就这么走回去。一月初并不是最冷的时候,但这个城市凛冽的寒风卷着冰凉的雪片打在身上的效果却不容小觑,还没走出两步,王杰希就有些发抖,紧接着一只虽然带着皮手套到形状修长好看的手就握着伞柄出现在眼前,撑开的伞面被风吹的呼呼作响,却挡住了不少的侵袭。

“哟,小魔术师,真巧啊,回酒店?”面前的人身上看着就很厚重的羽绒服跟自己单薄的风衣仿佛不是一个季节,戴着厚厚的毛线帽,围巾堆的高高的,整个脸就露了眼睛出来,但这个略带戏谑的语气,王杰希一听就知道他是叶秋。

“嗯,前辈好。”小魔术师缩着脖子收回视线,回答的语气波澜不惊,一点没有刚被人教做人的样子。但心里既有点吃惊又有一些不知名的悸动。

“一起啊。”叶秋说,但不等王杰希回答就又甩出了下一句,“嚯,这么冷的天就穿这么点啊?伞也不带?你们微草都穷成这样了啊。”

“……没看天气预报,白天感觉还挺暖……”话还没说完,还带着对方体温的围巾就被送到了眼前。

王杰希抬眼看向叶秋,目光跟大半年前一样带着些许不解。

“怎么?还要我帮你带上啊?”眼前人的笑脸似乎也与大半年前重合。

在叶秋的注视中,王杰希围上围巾。

“谢谢前辈。”


一路上,王杰希揣着自己大半年前萌芽本来生长缓慢但现在猛地长大的想法沉默不语,只在该回应是简单的回答。反倒叶秋性质挺高,颇有些第二赛季某场比赛观众席认识的某个放了自己鸽子的蓝雨选手讲话时的风范。

“比上赛季长高了不少啊,年轻人营养真好。” “……是的”

“哎你大小眼怎么越看越严重,尤其左边怎么看起来那么大?干脆叫你大眼好了。” “……哦”

“游戏里现在因为你都有‘魔道潮’了,不过他们才模仿不了魔术师的精髓,对吧?” “……”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不简单,果然打得不错” “谢谢。”

很快就到了酒店,王杰希取下给他带来不少温暖的围巾,还给叶秋。

叶秋却没有立即接过,而是盯着那条围巾,没头没尾的说了句“以后看到这条围巾怕是就要想起你咯”然后从又一次在自己面前愣住的王杰希手中拿过围巾,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王杰希就想,或许……他会不会是在撩我?


日子在继续。尽管有每年一次的预知未来,但王杰希这几年过的很辛苦。神秘华丽的魔术师打法逐步被封印,意气风发的少年也一步一步走向稳重,但是好在所有的努力和牺牲都没有白费,已经长成的小队长带着微草成为了嘉世之后第一个二度夺冠的队伍,屹立于荣耀巅峰。最大的遗憾可能就是当年放了他鸽子的人再次狠狠坑了他,将近在咫尺的帽子戏法变成了梅开二度。

而另一个主角,则和王杰希的走向完全相反。嘉世战绩一年不如一年,一叶之秋还是那个斗神,叶秋也依旧是那个叶秋,但嘉世却不再是坐拥三连冠在整个联盟几乎找不出对手的嘉世。指责与不信任的声音越来越多,而几乎所有这些质疑与抱怨都指向嘉世的当家选手也就是队长叶秋。

王杰希将一切看在眼里,但他既没有多余的精 力做些什么,也没有合适的立场做些什么。

几年间几乎全身心投身于战队,两人见面机会不多,安定地维持在常规赛季后赛全明星一年四五次的频率。但每次见面王杰希都觉得他们的关系在被逐渐拉近,说不出到底是谁在主动,随着心里想法的逐渐涨大,王杰希每次都觉得自己要做些什么每次又都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具体表现形式如下——
微草主场对嘉世,王杰希会主动约叶秋出来吃饭,尽地主之谊的理由十分说得过去,但消息发出去半个小时却都不见回复,就在王杰希要放弃时听到战队宿舍楼下传来有节奏感的鸣笛,开窗一看叶秋开着辆跑车嚣 张的打着双闪朝他招手要他下楼,连人带车呈现出一种“跟着哥混吃香喝辣”的状态。王杰希上 了车就被带到他一个土生土长的B市人都不知道的地方听叶秋讲我小时候可喜欢这儿的菜了每次来B市都要回来吃吧啦吧啦。
——哦,他是B市人来着。

而同是B市人的小王到了嘉世主场更不用主动做些什么,毕竟他人生地不熟。

第七赛季下半程第八赛季上半程的那一年小魔仙的纸条写的是“十二月一日,脱单。”王杰希表面波澜不惊不卑不亢各种平静淡定。实际心里已经开始噼里啪啦放烟花,于是他上半年他以一种十分诡异的兴奋状态带着微草夺得了第七赛季的冠军。而第八赛季他还没来得及激动到和嘉世对战,叶秋宣布退役的消息像颗原子弹似的盖过了他心里噼里啪啦许久的小烟花。

——他知道嘉世的问题很严重,严重到一时半会很难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法,但没想到嘉世会选择牺牲叶秋。
他突然间就有些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有些愤怒,有些不解,有些酸涩。


他想了很久自己该以什么方式联系叶秋,安慰?询问?还是质问?他觉得自己是有立场生气的,但他又不能明确找出这个立场,后来他懒得跟自己较劲,干脆将整件事抛到脑后,不去理会。

直到他收到了叶秋的消息。
【来找我吧,嘉世对面,兴欣网吧。】

微草近几日赛程不是很紧甚至略显轻松,于是第二天傍晚王杰希就出现在了H市。

到达兴欣网吧的时候夜已经逐渐变深。叶秋像以往一样带着王杰希去吃小吃,在人少的河堤公园压马路,仿佛不久前刚刚被退役的人不是他。王杰希知道他会告诉自己些什么,或是关于战队,或是关于他们自己。于是他沉默着,等着叶秋开口。

“我让你来找我,其实是因为我没钱了,不然我就去找你了。”开口的内容虽然跟自己想的大相庭径王杰希还是安安静静的等他的下文。

“这么多年你不会看不出来吧?杰希 大da,我在追你呀。”

王杰希呼吸一滞。尽管有些心理准备,但这一记直球还是打得他心头一颤。

“所以,尽管我现在是这个样子,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王杰希突然想起来了因为叶秋退役带来的震撼太大而忘记的一些事情——他快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日期——十二月一日,二十三点五十六分。

再抬头看了看正在等答复的人,王杰希突然有些心安,眼前这个人可是叶秋。这么多天一直被压在心底刻意忽视的焦躁不安顷刻间烟消云散。他甚至生出了些想要测试下预言是不是完全准确的轻松念头——还有四分钟,要不拖到二号试试?

于是他看向叶秋,却不开口回答,眉梢都不自觉带了些孩子气的挑衅。

叶秋显然没料到魔术师会是这样的反应,先是愣了愣,盯着对面的人看了一会儿,接着脸上就浮现出一个无奈的笑。

“杰希大神,再不答应我们的纪念日可就要晚一天了。”

说着,伸出手拢住了王杰希的脑袋带着往下轻轻按了下,

“好了,这下点头同意了。”

便倾身吻了过来,仓促之间王杰希只来得及再瞥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二十三点五十九分。


果然,还是准的啊……

【end】
有的套路是借鉴闺蜜被撩的真实套路。
手机码的格式可能有点问题……

评论(20)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