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河山待泡生

十分杂食

【喻王黄友情向】喻文州的三条微博




每次写字都会意识到我真的是一个很啰嗦的人。

【以下正文】

玩儿荣耀的都知道,微草和蓝雨是死对头,连带着两家选手选手也总是不对付,比如刘小别总是挑战黄少天,卢瀚文又私下约刘小别PK,据说方士谦还没退役那会儿甚至还约过喻文州JJC——一个毒奶,一个手残,相约JJC——这是怎样一种神经病的电子竞技精神啊。

但其实两大战队的王牌选手私底下其实关系还挺……好吧私底下他们也十分地相爱相杀。

用叶修的话讲,私底下和黄少天喻文州呆在一起的王杰希就像个说相声的,平时靠谱稳重的微草队长人设崩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而和他们呆一起的喻文州,从笑里藏刀的老狐狸变成了专注挑事儿起哄的中学生。只有黄少天人设不崩,毕竟他本来就既话唠又闹腾。

第六赛季的时候蓝雨截胡了微草的连冠,王杰希接受采访的时候对记者说“离连冠只有一步之遥,对于这个结果我们微草十分遗憾,但也要恭喜我们的对手蓝雨,祝贺他们夺得了冠军。”转身回到后台就掏出手机在三个人小群里变脸——“喻文州黄少天你们俩给本王等着!”停了停又发了条“下赛季冠军一定是微草的!”接着无视黄少天一条又一条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会微草开始着手本赛季收尾工作。

结果没过几天王杰希就生无可恋的看着蹲在自家门口等他回来的两个熟悉的人,冠军队双核理直气壮的开始在他们家蹭吃蹭喝。公众人物出现旅游景点之类的公共场合难免会引起骚动,于是几人持续在家混吃等死的状态,四天后将扑克地主狼人杀飞行棋等桌游全都玩儿了个遍感到腻味的三人终于开始商量做点别的。王杰希提议不如我们一起抽烟喝酒烫头吧!喻文州说王队少天不会抽烟为了职业生涯我们还是不要喝酒,那不如我们就去烫头吧!黄少天附和好啊好啊老王你带我们去啊!紧接着说走就走地来到了美发店,所幸在美发店不知道叫Tony还是Tom的师傅下手之前,王杰希接到一个电话便带着喻黄二人离开了——宅在家里的时光全靠手机打发出门前二人手机都光荣关机了——蓝雨经理有急事儿又联系不上二人干脆根据朋友圈联系了死敌队队长。

啧,贵圈真乱。

不过那年夏天也因为这个电话少了许多乐趣——战队有急事儿喻文州和黄少天当天晚上就去了机场。



世邀赛后,国家队一行人从苏黎世荣耀归来,在B市接受表彰后各自解散。喻王黄三人又聚到了一块儿。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苏黎世买的东西直接寄回了广州,这次在B市的停留是轻装上阵,一人一个行李箱比出发之前东西都少。从公费的总统套房出来后直接一个电话把王杰希叫来当免费搬运工。时值盛夏,B市持续高温,离了空调就像进了桑拿,又闷又热,呼吸都感觉在冒着火。对于在这种天气被叫出来干苦力的行为,王杰希同志痛心疾首咬牙切齿强烈谴责并立即执行任务。



“给黑啊,我饿了。”

“……黄少天你皮痒吧。”

“给黑啊,请我们吃涮羊肉吧!就你们俩楼下那家!”

“……这种天气吃涮羊肉黄少天你脑子进水了?喻文州你管不管了。”

“管不了,给黑啊,我也饿了。”恭喜您获得笑眯眯的喻文州一只。

“……得,您们自个儿搁这儿饿着吧,本王就先行回宫了。”这边王杰希京片儿都给逼出来了。转身就走。

黄少天飞身就是一扑,抱着王杰希腰就开始嚎:“给黑啊!你忍心看我们就这么饿死在异乡吗!你看这炎炎烈日你看队长那通红的小脸你看我豆大的汗珠!”并趁机将自己脸上的汗都蹭到了王杰希的T恤上。

王杰希眼皮都开始跳了,深呼吸了几口平静了下情绪挑眉看向喻文州,那眼神的意思是:再不管他就别怪我下手没轻重了。

喻文州热闹也看的差不多了,终于缓缓开口:“好了少天,放手吧。不过给黑啊,我真的饿了。”

“……”



三人到底还是去吃了涮羊肉。就是王杰希他们家小区外面那家,之前微草办全明星的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十分不要脸的把行李放在酒店非要来王杰希家里睡,还非要王杰希下厨做饭给两人吃,懒如王杰希虽然会做饭但能不下厨就绝不下厨无情的拒绝了二人最后三人大眼瞪小眼半个小时后王杰希大手一挥走我们去吃涮羊肉,从此两个南方人便对老北京传统的味道念念不忘时不时就要表示一番自己对其的喜爱之情以至于哪怕正值三伏天也坚持要吃——出来的时候个个大汗淋漓撑的腰都要直不起来了。

车在吃饭前就被王杰希停进了车库,三人从小区门口走到单元楼下也算散了个步,然而还没来得及叹缱绻话悠闲,新的问题又来了。

电梯坏了。

王杰希住22楼。

他们还有两个行李箱。


“别看我,谁的箱子谁想办法。”说完王杰希向二人投以同情的目光,并明显幸灾乐祸地憋着笑转过了身就开始上楼。留下剑与诅咒大眼瞪小眼。

“队长……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动手吧。”

“不……要……啊……”

黄少天扛上箱子自己开始碎碎念“我堂堂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剑圣竟然沦落到扛箱子爬楼梯的地步算了不就是22楼吗我能做到我可是有一整块儿腹肌的男人鹿小葵站起来你可以的……”

喻文州看着提着箱子开始爬楼的黄少天默默摇头。等黄少天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喻文州掏出手机给王杰希打电话——希希你把车钥匙从窗户给我扔下来我把行李先放你车上。



等黄少天终于成功把自己的箱子搬到王杰希家门口的时候王杰希已经冲了一个简单的澡换上睡衣了。黄少天丢掉箱子一头扎进沙发,被王杰希嫌弃的踹了一脚——汗津津的,先去洗澡。

当放好行李箱又去便利店买了点饮料水果上楼时不紧不慢走走歇歇的喻文州上来的时候,黄少天也已经洗完澡出来了。

“队长你箱子呢?哎呀对了老王你给我看看我腰怎么了洗澡的时候突然觉得腰疼这会儿还没缓过来!”黄少天从浴室出来恰好赶上喻文州进门,旁边王杰希结果他手里的袋子挑了根儿香蕉就要剥开吃。

“少天你不会闪着腰了吧?”喻文州看黄少天脸都扭曲了看起来确实挺疼的样子也放弃了逗他的心思毕竟自家王牌的健康更重要。

“啧,疏于锻炼。抗个箱子就不行了。”王杰希一边放下香蕉一边嫌弃地走到黄少天身边用手按了按顺便询问情况。查看过后王杰希也是稍稍地松了口气:
“没闪着腰那么严重,估计这段时间太累了又搬了重物有点轻微的腰肌劳损。”

“老王你还真会看病啊,微草不会真是个大药房吧?”黄少天腰疼嘴也不闲着。

“微草大药房坐诊医生王大夫?少天,说不定杰希一会儿就拿出几根银针来给你针灸也说不定。”喻文州也稍稍放下了心,接手了黑他药的任务。

电竞选手常年坐着与电脑打交道,又少有锻炼,难免都会有些脊椎或腰部的毛病,王杰希对这种情况并不陌生,所以也有不少了解。但他才懒得给黄少天解释,张嘴就怼了回去:“喻文州你想多了,我要是有针灸那能耐肯定先往黄少天哑穴来几根顺便帮你治治手残。不过……”话头一转“这腰疼说不定我还真能治。”



王杰希拿了一套完整的拔火罐工具出来的时候连喻文州都有些惊讶。

“杰希还真会中医?少天你可有福了。”

黄少天看看火罐,竹筒色泽十分饱满,又看看王杰希,王杰希微笑,再看看喻文州,喻文州也微笑。表情从纠结变到视死如归,很明显的一段全都表现在脸上的天人交战内心戏后,一把脱掉自己上衣,趴在了沙发上。带着颤抖开口“老……老王,我第一次拔火罐,你……你下手轻点……”

王杰希听了羞涩一笑,“没事儿,我也第一次。”

“……”滴,您已成功逼出好友沉默寡言黄少天。


嘴上说着第一次,但实际王杰希的手法十分娴熟,点火上罐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颇有名医风范。

而黄少天,责十分有第一次拔罐的病人的风范。用一句早两年十分风靡的广告词来形容就是——根本停不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王好烫你不会要烧死我吧!!” “烧不死。”

“啊啊啊啊老王我知道你我积怨已久你也不必下此毒手吧!!” “是的我就是要借机弄死你。”

“啊啊啊啊似乎没有那么烫了可是为什么开始疼了!!” “……再不闭嘴我把它吸你嘴上。”


两人在沙发上闹腾,一旁的喻文州看热闹也看的开心,乐呵呵地拿出手机拍照发微博。他挑了个很巧妙的角度,王杰希的侧面占据了照片的大半,恰巧挡着黄少天裸露的后背上用来拔火罐的竹筒,而趴着的黄少天,变成了活生生的表情包。

而这边“发送成功”四个字刚刚显示出来,桌子上王杰希的手机却亮了,赫然是微博提示。

喻文州瞥了一眼:“想不到给黑还特关我了啊。”

恰巧王杰希刚固定上最后一个罐,听到喻文州的话冷哼一声回头拿起手机,坐到黄少天身边解锁查看。

“喻文州你还搞偷……黄少天!”趴着又腰疼的黄少天依旧以一个灵活得不可思议的姿势瞬间抢走了王杰希的手机。

“啊队长你竟然偷拍我们!太不厚道了!等等这个备注不太对我看看啊……哭着喊着要我签名的手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王你也太中二了我来看看我的……跪着叫我爸爸的话痨……老王我们打一架吧哎哟我的腰!”

闹腾的黄少天终于不再乱扑腾,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不少。倒是喻文州,从黄少天手里拿过王杰希的手机,津津有味的翻看了一会后,停留在某个界面用自己手机拍了照再次发了条微博。

王杰希也不拦着,自顾自地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像是毫不在意微草队长不仅特关了死敌蓝雨双核还给他们改了这样的备注并且在一同夺得世界冠军后三人一同度假休闲这样的信息量会在粉丝心中掀起怎样的波澜。

电视里放着一台不知什么主题的歌会,当红歌手正深情款款地唱情歌。黄少天也闲不住的跟着哼唱起来。

“少天杰希,大家都在看热闹等你们当事人回应呢。尤其是杰希,你上次发微博好像还是世邀赛开始前吧?你粉丝都在评论里说活在别人微博里的王杰希,还有的让我转告你再不发博她们就脱粉转投蓝雨的怀抱了。”一直在玩儿手机的喻文州原来在看评论。

王杰希像在专心看电视,没搭腔,倒是黄少天从喻文州开口就掏出了手机狂刷。

“妈呀,这个艾特也太多了吧!都要赶上世邀赛夺冠那条的速度了,哎我看看热评,震惊!微草队长竟如此称呼蓝雨双核!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哎还有,队长你刚刚说的就是这个吧——喻队喻队!帮我转告杰希爸爸,他再不发微博我们药粉就集体跑路投奔你们蓝雨庙的怀抱啦!老王你要不要顺应民意发条微博?”黄少天一遍说着,一边转发了这条评论配字“快来呀来呀!”

“不发,我倒要看看谁敢脱粉。”王杰希头都不回,执着于电视。

于是黄少天也追随喻文州的脚步,投身评论区去了。

屋里除了电视的声音和黄少天偶尔被评论逗笑的声音之外一时没了别的声响,倒显得有些安静起来。三个大男人或趴着或坐着,在不算大的客厅里享受难得的悠哉惬意。

再出声的是王杰希,电视里几个已然不是少年模样的男人依旧是古惑仔扮相,一起合唱《友情岁月》,王杰希就操着一口不标准的粤语跟着他们一起唱。照理说为了避免被两个土生土长的广东人嘲笑,王杰希绝对会选择不出声。然而此时此刻,前奏一出来,王杰希却控制不住地张了嘴。

意想之中的嘲讽却没有来到。

“杰希粤语发音不错哦,平时常唱这首吧?”喻文州笑着看向王杰希。

“嗯,挺好听的。”王杰希也难得地没有反驳。

“老王你肯定是暗恋我和队长,还偷偷学粤语!既然你这么真诚的表达对我们的感情了,我这个纯种广东人就也送首高大上的歌来回应你吧!”说着黄少天拿过遥控器就将电视调成了静音,打开自己手机开始放音乐。

王杰希回头看了眼歌名——高进、小沈阳《我的好兄弟》。嗯,好的,北京爷们儿的友情岁月,广东汉子的我的好兄弟。

然而黄少天一张嘴,连喻文州也无法保持微笑了,这歌声可以说是毁天灭地了。

“朋友的情谊啊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黄少天你快闭嘴吧!”

“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隔壁狗都开始跟着叫了!”

“朋友的情谊啊我们今生最大的难得——”“楼下猫也开始叫春了!”

“像一杯酒,像一首老歌——”“我感受到你的感情了您可以闭嘴了吗!”

喻文州再次笑成了虾米,停了几秒,他再次拿起手机。

“少天杰希!茄——子!”

王杰希的手机屏幕再次亮起——

特别关注 哭着喊着要我签名的手残:
像一杯酒,像一首老歌。我们还拥有很多个可以并肩的夏天。
[图片]

王杰希打开手机,图片上赫然三个熟悉的身影——笑着看镜头的喻文州,趴在沙发上身上还带着火罐依旧比了个二的黄少天和猝不及防被点名还没转换表情一脸无奈的自己。

黄少天的手机依旧在尽职尽责地播放音乐,王杰希笑了笑,转发微博。

【end】
其实本来半个月前就可以写完?然而我遇见了四个野男人于是存了快一个月……

评论(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