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河山待泡生

十分杂食

【卜洋】Battle Royal(正剧向)Chapter1

电影大逃杀与绝地求生结合背景。
文笔渣。
有部分血腥场面描写。
更新慢。
以上都可以接受就请下滑吧。


【正文】

卜凡是房间里第一个醒来的。
他只记得失去意识前腰间一痛,紧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睁开眼睛,打量四周,发现房间里应该不只自己一个人,但别人似乎都还没有意识,房间没有开灯,不透光的窗帘也紧紧覆着整个房间里唯一的一扇小窗户,无法判断房间里的人数与摆设。
卜凡慢慢坐了起来,在自己身上摸了一遍,手机,手表,钱包等随身用品全都不见了,甚至连耳钉都被取了下来。除此之外,脖子上还挂了一个类似项圈的金属制品,手腕也被带上了一个类似电子表的东西。他试图用手打开,却并没有发现环扣之类的接口,用力去拽,也只是徒劳。


卜凡暂时冷静下来,将这视为一场绑架。但是,于财?或是于色?他想不到自己值得被绑架的理由。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低低的响动,卜凡转身,发现应该是一个刚刚转醒的人,他隐隐约约看到那人和自己刚醒来时一样坐起来后先在身上摸索了一阵,什么都没发现,又在发现项圈时逐渐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取不下来,我试过了。”卜凡冲那人说。
那人显然被吓了一跳,在反应过来卜凡和自己处境一样后站了起来,放开声音喊了起来:“这是哪儿?放我出去!”然后便动腿要走出去。但那人还没走一步,便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检查,发现是另一个还没醒来的人,那人又被吓了一跳也终于不敢乱走,小心翼翼地绕过了脚底躺着的人往前。
卜凡看着他走了没几步就停了下来,然后开始拍打面前的墙——应该说是找到的门,嘴里开始喊着“放我出去”“为什么抓我”“我给你们钱”之类的话。
也亏了这人的吵闹,屋子里醒过来的人越来越多,醒来的人或慌张或恐惧,急切又害怕地想要从身边的人嘴里获取信息离开这个鬼地方,一时间那人的喊话声都变得不那么突兀起来。

从众人的话与卜凡自己与身边人的交谈中,卜凡发现大家似乎都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甚至众人之间没有任何的共同点。但两人或三人之间一定有某种关系,可能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可能是相亲相爱的恋人,也可能是互相叫得出名字却从未讲过话的同学或同事。
卜凡不知道这算不算规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但人们在这种时候总是会相信自己更熟悉的人,不用指导就自己抱了团。既然如此,自己也应该是有至少一个认识的人在这里,卜凡打算找一下那个人,毕竟如果是个熟悉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减少一些焦虑,给人一些安全感。

卜凡小幅度地在屋子里移动着与人交流,试图能找出一个熟悉的声音或者一个熟悉他声音的人。
他成功了——在走到房间另一头角落与人交流时,一个略带颤抖的声音传入耳中。

“凡子……?”

几乎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卜凡就僵住了。他转向声源,看清那人轮廓后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道:
“洋哥,好久不见。”

木子洋是卜凡的前男友,也是他在北服的直系学长。卜凡入学不久就听说了这个优秀又高调的学长,两人专业课都很优秀打交道的事情少不了,一二来往就熟了起来,紧接着卜凡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卜凡向来有话就说直来直去,意识到自己的爱意后,凭着一股冲劲儿直奔学长寝室,直接打了一记直球,结果话刚讲完自己就开始认怂,看着学长惊讶又有些玩味的表情臊得耳朵都是红的恨不得转身就走。不成想,学长就吃这一套,不仅答应了他的表白还反过去撩了卜凡一道,从此没羞没臊地恋爱了两年,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被学校老师看出了苗头,一番谈话后两人意见不合,冷战后黯然分手。仔细算来,两人已经有大半年都没有说过话了。

换做别人,这种尴尬的场合卜凡或许就直接装作没听见离开了,可偏偏这个人是木子洋,是尽管霸道却十分胆小的木子洋。
木子洋在靠墙的地方坐着,卜凡慢慢靠近他蹲在他旁边,手搭上他的肩膀,果然在发抖。卜凡再次叹了口气,胳膊一用力,将人揽进了自己怀里。
“别怕,我在。”


周边的人或恐惧地哭泣或愤怒地发泄,卜凡却突然觉得那些嘈杂的声音都仿佛不存在一般,他只知道自己抱着木子洋,在分别了那么久之后再次抱住了木子洋。这种感觉熟悉又陌生,他抑制不住的有些贪恋这种感觉,胳膊不自觉地越来越用力,直到耳边出现木子洋因靠在自己肩膀略显沉闷的声音,他才骤然反应过来般地卸了力道。

“凡子……这是哪儿?”

卜凡松开手,想要挪到他旁边坐下,还没站起身,就被木子洋再次抓住了袖子。卜凡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害怕的时候一定要有个人陪着才安心。

这种时候,木子洋向来坦荡,对他来说害怕是掩饰不了的情绪,这种情况所作出的反应也都格外真实。刚刚在这个昏暗的房间醒来时,尽管旁边有不少人声,但他还是一身冷汗,卜凡意外的出现放在别的场合他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情绪,然而此时此刻,他只觉得心安,所以他不带犹豫地像以前一样,选择了相信卜凡,依赖卜凡。

“砰”地一声闷响化解了卜凡的尴尬。所有人朝声源看去——门从外面被人打开了,先是走廊微弱的灯光照进房间,紧接着房间里的灯被人打开了。卜凡下意识拉起了木子洋,和他并肩而立。
突然的光亮有些刺眼,但终于将屋内的场景呈现出来。这是一间类似家庭影院的屋子,房间里除了正前方的大屏幕外没有任何东西。屋内有30人,有男有女,从穿着到气质各异,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脖子上的项圈与手腕的手环。刚刚打开房门的人正面带微笑、一步一步地走到大屏幕正中央后站定。
“大家好,首先要恭喜你们,被Battle Royal项目幸运的选中来到这个地方。”这个人年龄不大,20出头的样子,嘴角眉眼一直带笑,活像一只摇着尾巴的狐狸。
然而愤怒又恐惧的人们并不接受狐狸虚伪的道贺,一个男声开始大声叫喊:“你谁啊!为什么把老子带到这个地方!放老子走!”
“我建议你闭嘴。”男子面色不改,依旧微笑。
“去你妈的,快放老子走!”那男的喊着,甚至向前跨了几步,眼看就要到那男子面前。
“咻——”
一声快速却有力的轻响,叫嚣的男人便突然倒在了地上抱着自己大腿呻吟。
人群开始哭喊尖叫,乱作一团。
而年轻男子则依旧笑眯眯地收起了装着消音器的手枪。声音不缓不急。

“接下来请大家,保持安静。”

剩下的人瞬间静了下来,一两个控制不住啜泣的女生也死死地捂住了嘴巴。木子洋的肩膀紧紧的贴着卜凡的,整个人脸色苍白,卜凡看着从男子大腿不断涌出的鲜血,只觉得内心涌出抑制不住的恐惧,浑身的血液都在发凉。

“既然大家安静下来了,我就开始讲解一下游戏规则。”
“个人建议你们认真听,活下来的时候你们会感谢我的。”

“这里一共30人,你们每个人都带上了特制的项圈与手环,项圈的后面是你们的编号。”

听到这里,卜凡摸了摸自己的颈后,木子洋则直接转头把后颈露给卜凡。卜凡看了看,向他做了个13的口型。然后把自己的给木子洋看,是21。

卜凡注意到木子洋情绪明显稳定了不少,毕竟他只是怕鬼怕黑,尽管还不知道接下来的情况,但既然已知是人为事件,他的恐惧还是减少了不少。

“项圈用来检测你们的体温和心跳,以确认你们的存活情况,手环可以用来查看时间,地图,并用来给你们公布最新的数据和信息。不要妄图把它们取下来,手环对你的存活有帮助,而且项圈被植入了微型炸弹,强行取下会立即爆炸。”

男子顿了顿,看到众人脸上的恐惧与绝望,满意地笑了笑,继续说道。

“不要试图逃跑,我们可以依靠手环与项圈时时检测你们的位置,一旦发现你们出现在不该出现的位置,项圈也会立刻爆炸。当然,如果你们有人看过地图,就会知道这是一座岛,没有海上交通工具的话任谁都不可能离开。待会儿会给你们时间看地图,你们用自己的手环在地图上标注自己想去的地方,你的游戏就从这个地方开始。”


一些人低头似乎想要查看自己的手环,再次被声音制止。

“一会儿会有时间给你们看,现在听我讲话,不要让我再重复。你们每个人会获得一个包裹,里面有一定的水和食物,也会有分配给你们的随机武器,武器有可能是一根树枝,也有可能是一架机枪,这就要看你们的运气了。你们要用手里的武器来活下来。当然,也可以用它去杀人,毕竟食物有限,游戏结束得越早,胜者就可以越早地回家了。哎呀,我好像忘了说获胜条件?”

“获胜条件就是……”男子卖关子似的停顿了一下,不怀好意的笑道,“其他29人全部死亡,只有你还活着,你就是胜者。”

听到这里,众人再次忍不住开始躁动,有个高壮的汉子忍无可忍地喊道:“这岂不是在逼我们自相残杀?是男人就跟我一起!要杀人我们也先把这个人杀了!”男人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人要冲过去,然而还没来得及迈出两步,就听见一声闷响,紧接着那个带头的汉子残余的躯体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同时,所有人的手环一起开始震动,屏幕亮起来,显示【09号淘汰 剩余29人】。

那个人脖子上的项圈炸掉了。整个脖子连带着下巴胸口变成了一个大坑,里面一片血肉模糊,外部皮肉都有些焦黑,有的地方甚至看得到连带着筋肉的断骨。空气中瞬间弥漫了浓郁的血腥味儿。有人看到后开始尖叫又死死捂住了嘴巴,有人看了一眼直接开始呕吐。

刚刚要跟着那汉子一起冲上去的几个人被溅了一身的血肉,却再也不敢乱动。

卜凡跟木子洋位置靠后,勉强算是幸运地没有被溅到血,但却将刚刚的画面看的一清二楚。木子洋反胃地咳嗽几声,快要吐出来,卜凡看向他两人对视,都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了一样的恐惧,卜凡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来回抚摸着木子洋的背,尽力安抚着他。

“不听话的下场你们看到了?急着找死我也没办法救他。我继续,你们也不要去做大家一起活着的白日梦,在检测系统下,如果超过24小时无人死亡,那我们就随机抽取一个活人,激活项圈的炸弹……谁知道你自己会不会就是这个幸运儿呢?boom~”

“最后,我们会在白天设置禁区与随机轰炸区,禁区一旦设定游戏结束前不予开放,规定时段内未离开禁区的人将启动炸弹退出游戏,而随机轰炸区……和武器一样,看你们有没有活下来的命。”

“以上,各位有什么问题吗?”

木子洋前面一个瘦弱的男性举起了手,声音带着颤栗的哭腔,问到:

“为……为什么是我们?”

“大概是因为你们运气好吧。还有吗?”

“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对吧?”这次开口的人声音沙哑但格外平静,在慌乱不安的环境里显得格格不入。卜凡顺着声源看过去,发现这个男人坐在不起眼的角落,衣服破烂,脸被杂乱且长的头发遮住,看不出表情。


“对。”男子表情玩味的等他下半句话。

果不其然,衣着破烂的男人再次平静的开口。

“那……用什么手段杀人最有效?”破烂男平静的问出残忍的话。

卜凡心头一震——这人已经把自己代入了游戏,那么在坐的剩下的人在他眼里都即将成为必须要杀死的对象,他已经开始在想用什么方式去杀死现在身边的这些人了。这个想法让卜凡不寒而栗,整个身体愈发紧绷。
木子洋敏感的注意到了卜凡的情绪突然的波动,伸手握住了卜凡紧握的拳头。他大致明白卜凡想到了什么,虽然自己也有些发毛,但他已经比一开始平静了太多。他从一开始其实就能感受得到卜凡也在害怕,只是卜凡一直在照顾害怕的自己的情绪,让二人都有些刻意地忽略掉了这点。
“很好,你即将是一个出色的参与者,然而公平起见我不能告诉你,你们可以自己去尝试去发现,毕竟,熟能生巧嘛。”
“还有别的问题吗?没有的话,那么现在请各位打开自己的手环开始标记地图。然后,游戏开始。”


TBC


卜洋:全章我们就一句台词?
毕竟这章后面以游戏规则为主后面会改善( ̄^ ̄)ゞ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