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河山待泡生

十分杂食

【卜洋】Battle Royal 02

Chapter 2

卜凡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所有人都在标记过地图后被强制吸入了气体乙醚,被带往标记地点。
他和木子洋商量后都标记在了一个只有几所房子的临海小镇。但此刻木子洋却并不在他的身边。

他提起手边随机分配的行军包,准备出门找木子洋会和。

打开门,眼前的场景却不在预想之中。房子身处一座断崖顶部,周边除了荒草别无他物。

卜凡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崖下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卜凡看不到下面的状况,回头找了路就开始快速往下跑。



另一边,木子洋醒来得更早。没有见到卜凡的他同样打算出门去找人。然而他刚刚站起来,门外一阵尖锐的叫喊求救声由远及近传来。他从窗户向外查看情况。

“救命!有人吗!”一个齐刘海的女孩一边跑一边叫喊,身后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拿着一把瑞士军刀紧紧地追赶她。

女孩跑的着急,脚下一滑直接整个人扑倒在地上。木子洋慌忙打开门冲出去,却只来得及看到男人将军刀插进女孩背部再拔出来的画面。

木子洋一拳打在男人脸上的时候男人已经把第二刀捅进女孩的身体了,男人摔倒在地,痛呼出声,木子洋不打算给他喘息的机会,抬脚就要狠狠地踢他,却猝不及防被抓住了脚踝,男人手上一用力他反而被拽倒在地。

这下摔得有点猛,痛感袭来,木子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人狠狠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想逞英雄?可惜你遇上我,就是来送死!”那人表情带着嗜血和一丝得意,手一用力,拔出了插在女孩背上的军刀。

木子洋拼命挣扎,刀子瞬间来到了眼前,电光火石间,他快速抬手死命架着那人拿刀的两只手,但还是眼看着刀尖离自己的脖子越来越近。

泛着寒光的刀锋慢动作般一点一点下移,冷汗从木子洋额头留下,他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来反抗,但刀尖要看要没入皮肤——


“嘭”
一声闷响后男人缓缓从木子洋身上倒下,随着男人的倒下,喘着粗气的卜凡的脸出现在了木子洋的视线里。

“我把他打晕了,我们快走!”卜凡扔掉手里的石头,打算去扶木子洋。
“等……等等!还有人!”见义勇为的勇气消失后是后知后觉的席卷全身的巨大的恐惧感,刀尖甚至已经碰到了自己的皮肤,如果卜凡没来的话……木子洋手脚发软,不敢再细想。

卜凡这才看到一旁趴着的女孩,正要上前去查看情况,两人手环同时亮起【11号淘汰 剩余28人】。
弯腰去查看女孩的项圈,看清上面的数字后卜凡有些僵硬地看向木子洋。

恰好对上木子洋带着询问的眼神,卜凡摇了摇头。
“11。”

木子洋不再言语,默默站起身,返回屋里拿了自己的包裹。

一路无话。

卜凡带着木子洋返回自己醒来的屋子。

“洋哥……你别难过。”木子洋的性格,卜凡再清楚不过。感性如他,这会儿一定正难过。

“我尽力了……但我就是有点忍不住……”木子洋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低着头,双手捂着眼睛。

卜凡不再说话,神情有些复杂。他默默地打开了自己的包裹。
里面有一些矿泉水和面包,一个望远镜,一些医疗用品。
还有一件防弹衣。
过了一会儿,木子洋稳住情绪后跟着打开了自己的行军包,东西大多一样,只有防弹衣被换成了一个手机大小的黑色电子产品。

“这是啥?”卜凡一边研究防弹衣一边问。
“应该是gps,我以前登山时见别人用过。”

木子洋说着打开了gps,不大的屏幕上赫然显示全岛地图,地图上有一个绿点与一堆零零散散的红点,有的静止有的在移动。

绿点代表持有者自己,也就是木子洋,与绿点几乎重合的红点是卜凡,剩下的红点则是其他人。

“这就是我们的武器。”卜凡得出结论。

“嗯。”木子洋点了点头,又补充道:“至少我们可以知道哪里没有人,该往哪里逃。”

两人从醒来到现在滴水未进,卜凡从自己包里掏出一瓶水,喝了一大口后递给了木子洋。
“哥哥,你先歇会儿,我找找有没有什么能吃的。”

以卜凡的饭量靠着包裹里的那点面包怕是一天都捱不过,况且这只是个开始,不如多做些准备。

屋子不大,卧室厨房客厅一体式,但卜凡幸运的找到了一些米。接水淘米,打开灶火熬上了粥。

木子洋坐在床边看着卜凡收拾的背影,一动也不动。



卜凡端着热粥过来的时候木子洋叫住了他。

“怎么了?”卜凡放下手里的粥,面向木子洋。

木子洋就那么一把抱住了他。他把头埋在卜凡肚子上,双手紧紧搂住卜凡的腰。
卜凡在听到木子洋话的一刻僵住了。

“凡子,如果能活着出去,我们复合吧。”



木子洋从没想过要和卜凡分开。当初事情暴露之后老师曾找两人谈话。木子洋虽然平时没个正形,但在这件事上却十分坚定,直接向老师表明了无论发生什么自己都不会分手的态度。他坚信自己能承受得住一切的压力,他相信他能和卜凡一直在一起。

直到卜凡提出分手。

卜凡看起来高大威猛,却总是顾虑很多。在他看来,木子洋二十出头,在各个秀场上肆意绽放,意气风发,尽显少年的明亮张扬。他用尽了力气想要去追上他的脚步,想和他并肩站在同一个高度。为了追上他的脚步自己可以不断向前,但怎么可以让他因为自己而停下脚步。于是他做出了选择,和木子洋相反的的选择。



“好……”长久的沉默后卜凡终于回答。曾经数个茫然无措痛苦挣扎的深夜与亲密无间放肆张扬的画面一幕幕交叠浮现。或许这个疯狂的游戏是上天给他再次选择的机会,那,自己那么爱的人,放手一次就够了。

他轻轻抚上了木子洋的头发。
“如果能活着,我们就复合。”

等他们终于结束这个拥抱,粥已经半凉。两人匆匆吃完,开始商量接下来对策。期间手环没再震动。

“我们现在的武器只有防弹衣和gps,没有任何的攻击性,一旦再遇到刚刚那种情况十分危险。”卜凡看着摆在床上的防弹衣和gps,神色复杂。
“确实,这两样东西都是防御型,防弹衣或许能在关键时刻救我们的命,gps责可以让我们知道别人的位置,保证我们不被别人找到。”gps上的红色小点们依旧各自活动,绿点附近只有一个红点。

“不如我们就先呆在这里,至少目前这里是安全的。”卜凡说着套上了防弹衣,那料子又厚又重,穿上后十分不舒服。

“好。”看了一会儿木子洋又补充道,“这衣服真丑。”

“……”卜凡哽住。凑过去看了看gps,“刚刚那个男的应该已经离开了,这附近暂时就我们两个人,哥哥你先在这儿呆着,我出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防身的东西。”

木子洋想了想:“别跑太远……不,你拿着gps,一有情况就回来。”

卜凡摇头,自然而然的在木子洋脸上落下一吻,准备离开,转身的同时,两人的手环却同时开始震动起来。

地图的界面开始闪烁,点开,一个红色圈子开始在地图上闪烁,将一大片区域圈了起来,卜凡木子洋所处的房子正在圈的南部边缘。



两人对视,不明所以。紧接着头顶响起飞机的轰鸣声。

木子洋像是想到了什么,瞳孔骤缩,跑去推门。屋外,天空中两架无人机并排平稳驶来。声音轰轰隆隆仿佛什么仪式气势恢宏的序章。

他疯狂地冲回屋内,抓着卜凡就要往外跑。

“轰炸区!我们在轰……”

剩余的叫喊被淹没在一声巨响中。地面一阵剧烈摇晃,门外二十米左右的空地处被炸出了一个深坑,枯草被烧的噼里啪啦作响。
木子洋和卜凡都被这下炸的有些耳鸣,卜凡拽住木子洋,示意他跟自己一起爬到床下,屋内总归是比外面安全。

两人躲在床下不敢呼吸,生怕下一个炸弹就被直接扔到自己身上,所幸三四声贴着耳朵般的爆炸声后,轰炸机的轰鸣渐行渐远,载着弹药去了轰炸区的另一边。两人又伏了一会儿,但两个大个子挤在床下这种狭窄的空间实在难受,两人耳朵又被震得厉害,于是双双出来。

一开始耳鸣的感觉虽然没有了,但强烈的震动让两人鼓膜充血,这会儿连对方的说话声都听不真切,只能慢慢揉着耳朵。

卜凡能听到声音的时候返程的轰炸机已经开到了头顶,随着一声哨响,一颗手雷大小的炸弹落在了木子洋背对的窗外。

身体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卜凡讲木子洋扑倒的一瞬间——一声巨响。


TBC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