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河山待泡生

十分杂食

【启红】以身相许(NC17一发完)

开一发车,本来打算一天搞定的结果磨磨唧唧了好几天啰嗦到了快5000……还是没在在今晚更新前赶出来【手动再见】

语死早慎入。

脑洞来源于第十集要身家的梗和预告里二月红醉酒唱戏那段。
背景假设为佛爷点天灯后成功拿药。

【以下正文】


火车上,丫头包厢门外。

“不行,此事全因我而起,让我置身事外,让你们去冒险,我不同意。”二月红蹙起眉头,不再看向张启山。

“你听我说,我们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求药。”二月红感到张启山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拿开,又慢慢看向认真讲道理的张启山,“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用武力。北平跟长沙不一样,人心难测,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我跟老八在新月饭店出了什么事,你在外面,起码有个接应。“

“这……”二月红仍是放不下心。

“还有,彭三鞭的身份现在还没有坐稳,若是被别人拆穿了,我跟老八两个人还好脱身,你别忘了,夫人还带着病呢,她若跟着我们,你能放心的下么?”

张启山的话正戳中二月红心头,此行全为了丫头,丫头定不能再出任何闪失,所以纵然心里不想,也只能顺着张启山之意欠下他一个大人情。

“那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此言一出,对面的张启山却是面露笑意。

“以身相许,如何?”

从火车上的对话中回过神来,二月红不禁再次蹙紧眉头,张启山对自己的心思二月红不是不明白,只是这么多年来二人同为老九门的上三门又私交甚笃,再加上张启山并无任何越界的举动,二月红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了他那份心思去,只是如今二月红觉得已然亏欠了张启山许多……罢了,回头再做打算。
 
 


半月后,帅府。
“二爷,您请进,佛爷已在花园里备好了酒席。”管家引着二月红进府后,便退去了,留二月红一人向花园前去。

张启山一身便装坐在杏花树下独酌,抬头便看到一袭红衣的二月红踏着春末细碎的阳光向自己走来,眉目清晰,偶然间星星点点的花瓣落在身上与发间又随着步伐飘落,场景如画,恍然间竟也是怔住了片刻。

“佛爷好雅兴,只是二月红来的突然,不知会不会败了佛爷的兴。”

二月红带着笑意的声音唤回张启山的神智,张启山却不起身,只是嘴角带笑抬手举杯,

“二爷说笑了,如此美景,张某人正愁无人共饮,若是能得二爷赏脸,美酒配美人,那便完美了。”

张启山说这话时眉眼含笑,口气已是带了些微的轻佻,全无平日张大佛爷的煞气,二月红听罢,却也不恼,兀自地在张启山对面落了座,为自己斟了一杯酒。

“佛爷既然开口,二月红怎敢不从。”话说完,将杯中佳酿一饮而尽。

张启山自幼在东北长大,整个人都和东北的物什一样,带着一股凌厉劲儿,但湖南不比东北,气候湿润,连着产的酒都带着一股温润细腻的劲头,入口浓而不烈,却慢慢慢慢地搔着人的喉头,连带着心尖都是痒的,总觉得喝不够。恍惚间就忘了个度。

不觉间天色已近黄昏,两人竟是已喝光了两三壶。二月红平日护嗓又常与丫头作伴,已是许久没喝过这么多的酒,这会儿已经带了些许醉意,眼神儿里都泛着一丝的水光,双颊红晕映着夕阳余晖,煞是动人。张启山虽是自恃海量,这会儿眼瞅着眼前的美景,也禁不住有些朦胧醉意。

心上人配心上景,美不胜收。

“启山兄可知我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自二月红落座后二人虽话题不断,却默契的谁都没有提鹿活草救丫头一事,此刻二月红突然开口,张启山虽心里有个大致二月红是来道谢却也拿不准他到底什么主意。

“何事?”

“半月前启山兄为救丫头不惜以身犯险前往新月饭店,为得那鹿活草更是三点天灯散尽家财,如今丫头得以保命,我今日特地前来向启山兄道谢。”口中道谢的话正式又认真,二月红看向张启山的眼神儿却依旧带着醉意。

张启山看着看似有了醉态却实际清醒的二月红禁不住有些想笑,倒也想顺着他的意看看他到底要做些什么。

“不知二爷准备怎么谢我?” 

此言一出,二月红却像是突然来了兴致一般,拿出一把随身带着的折扇,站起身来。
“我二月红一介伶人,没什么别的本事,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唱曲儿了,若是启山兄不嫌弃,今儿我就独为佛爷唱上一段。”

话听着倒还客气,可不等张启山回答,红衣人便兀向水塘中央的圆台走去,身段和架势都已然入戏。张启山也就不再言语,专心欣赏眼前戏。

其实平日里,张大佛爷是不常看戏的,一是平日里得不来闲,二是从小在二人转堆里长大的,也习惯不来戏曲唱腔。为数不多听的几次戏,全是在二爷的梨园,听全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在张启山的认知里,只知二爷身段好,戏唱的好,却难以领悟其中之妙。

而今日这次,二月红虽明显是早有打算,却不施油彩粉黛也不换戏服,倚着平日里二爷的装扮就上了台面,没了梨园皇帝的架势也是别有一般风味。

走位罢了,二月红以扇遮面,饶是张启山这种不懂戏之人也看出二月红怕是要唱平日里呼声最高却难得一睹的《贵妃醉酒》,配上当前微醺的状态,确实再合适不过。悠悠开口,二月红手中的泥金折扇随着吟唱慢慢向下,抬眸间眼波流转千娇百媚,只一个眼神,便要将人魂魄都给勾去。
 
怪不得平日怎样都不唱这出,张启山当即了然,实在是……应了那戏中词,,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哎,人自迷。

借着酒意,纵是未着华服,二月红一举一动之间贵妇醉酒的雍容之姿浑然天成,戏中人唱的入戏,张启山也听的入迷,一曲将尽,不觉间二月红已经眉目含情地来到了跟前,

「唐明皇将奴骗,辜负好良宵,
骗的我欲上欢悦,
佛爷,要落得冷清清独自回宫去也?」

竟然改了最后的唱词,张启山有些惊讶于这意外之喜,本还拿不准到底怀着什么心思,万万没想到竟是由了自己的玩笑话,真要以身相许。 

来得是突然,可张启山也是大场面人,心中纵是无限惊喜,面上却依旧波澜不惊。

二月红正细细观察张启山的表情,一个不妨就被对面那人揽去了腰肢,接着耳蜗处便传来低语,

“良宵不可辜负,还请二爷来共度。”

全文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5283&tid=3185045#Content


终于好了滚去看更新


评论(21)

热度(259)